首页 >最新资讯

拉夫罗夫金老师托我捎个口信

2019-11-10 03:39:33 | 来源: 最新资讯

拉夫罗夫金老师托我捎个口信

据英国《卫报》报道,日前在维也纳举行的欧安组织成员国外长会议上,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Sergei Lavrov)受某国之托,向美国国务卿蒂勒森(Rex Tillerson)“捎了个口信”,内容1是“希望直接对话”,2是“寻求安全保证”。某国的“放话”是何意图,何以不托中国而是托俄罗斯捎话,引发各方纷纭议论。

某国的意图其实半点也不新鲜:由于1953年签署的《某国停战协议》只是一个停火协议,并不是真正的和约,理论上朝韩之间、某国和美国之间仍处于战状态——或更确切说,是战争间歇状态,这让某国长期以来感到如坐针毡,从金日成时期起就一再提出签署正式和约问题。

最初某国方面忽视韩国的存在(视作“伪政权”、“傀儡政权”),因此提出的要求正是和今天一模一样的“美某直接对话”,即俗称的“一对一”,但这种要求一直遭到美国的断然拒绝和韩方的强烈反对,始终不得要领。上世纪80年代,某国提出“三方会谈”,即美、某、韩三国进行会谈并达成和约,这1诉求一度得到韩国政府的默许,但美方始终不肯松口。

上世纪90年代后期开始某核问题提上议事日程,并触发了一系列连锁反应,自此诞生了广为人知的“6方会谈”模式,并一度达成成果,但这些成果随着某国出尔反尔执意发展核武器和远程弹道导弹付诸东流,某方更两次退出“6方会谈”机制,使之实际上再未能重启。此后朝方软硬兼施,不断通过各种渠道要求和美国“一对一”、“同等对话”、“直接对话”,及寻求“安全保证”。所谓“硬”,指进行了核试验或重大导弹试射后“示强”会这样提;所谓“软”,指“秀肌肉”间歇期也会这样提,且在现任领导人执政期间,其要求几近从未改变过,根本不值得大惊小怪——相信美国也根本不会大惊小怪,因为早就是耳熟能详的陈词滥调了。

所谓“直接对话”,意思是强调“朝美对等”,并暗示美国应承认某国“核大国地位”,同时顺便贬低一下韩国;所谓“安全保证”,即美国必须以条约情势确保不想法颠覆某国现政权——这是某国三代领导人最为关注、也最为忐忑的核心话题。

之所以不通过中国捎话,是因为中国始终坚持某核问题应回到6方会谈机制内解决(尽管在某核问题发酵前中方一度支持过朝方三方会谈建议,但这早就是陈年往事,三方会谈建议也已不复存在),且事实上自建国以来,某俄(苏)关系一直远比某中关系密切很多。

这类捎话会有什么回应么?有报道称蒂勒森对拉夫罗夫的捎话未置可否——事实上美国也只能如此。

对“直接对话”,美国几代领导人都曾一度抱有向往,如克林顿(Bill Clinton)时期某国第二代领导人特使赵明录于2000年访美,奥巴马(Balack Obama)时期曾与某国刚刚上台的第三代领导人在2012年初达成“食品援助换取核试验、弹道导弹试验暂停”的协议,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台前后也曾一度表示“想谈谈”,但结果无一例外是美国“上当受骗”:赵明录风光回国不旋踵,某国核计划便快马加鞭;奥巴马第一批支援刚刚抵达目的港不到一个月,新的导弹实验、核试验就接二连三……一而再、再而三被对方的出尔反尔所洗刷、嘲弄,特朗普又不是傻子,哪里还敢往这个“火坑”里去跳?

不仅如此,在某国宣称具有“直接打击美国本土能力”(是否是真的具有另当别论)的情况下,美国朝野弥漫着“我们的安全保证何在”的紧张气氛,在这种情况下某国摆出一副“胜利者”姿态要求美国提供“安全保证”,即使美国政府肯就范,国会和社会舆论也绝不会答应。特朗普目前在国内政坛地位其实不稳定,在“和某国做交易”成为美国政坛大忌和美国当前最大“政治不正确”之一的背景下,借他个胆子他也不敢冒然和朝三暮四成习惯的对方搭赸。

还应看到,一旦美方作出稍显暗昧的回应,某方几近必然会将之包装为一次“伟大成功”并大肆宣扬,这是美方任何决策者都能预感、也都不愿看到的,所以这次“捎口信”的结果,和以往历次相同内容的直接、间接喊话,恐怕不会有任何区分。

伟哥副作用多吗?

威尔刚多少钱一粒

伟哥是什么东西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