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格斗游戏

你不跟银行同学要钱不跟房地产朋友要房子为何老让作家送书

2019-11-09 11:19:56 | 来源: 格斗游戏

“有人听说我出书了,就说五毛你送我本书呗。听这话我真的会生气。你有同学在银行上班,你怎么不跟他要钱呢?你同学在房地产公司,你怎么不跟他要房子呢?凭什么我写书我就得送你1本呢?”

12月23日,张五毛带着新书《春困》和作家徐则臣在言几又书店和读者见面。与作家的身份相比,张五毛更显著的标签是著名的前媒体人,每篇都10万+的公号主。他的个人公众微信号“张先生说”因讨论“两千万人伪装生活在北京”,讨论“国庆休假鄙视链”等问题,广受关注。

《春困》以女主人公佟心的视角,讲述她在爱情选择、婚姻经营,乃至人生转换之间的故事,讲述她在大城市无法找到舒适生活,在小城市没法获得心灵空间的现实困境和人生窘境。这窘境伴随着丈夫赵腾飞的创业失败、逃离北上广、出轨和成功。女性青春的消逝,妻子和母亲多重角色身份的交叉,和女性对爱情和理想婚姻的向往纠结在一起,让佟心的人生变成了一部五味杂陈的悲喜剧。

以下内容为张五毛自述。

你不跟银行同学要钱不跟房地产朋友要房子为何老让作家送书

从《公主坟》到《春困》

2011年写完《公主坟》之后,我希望下1本书,能更立体、更全面的剖析当下年轻人的生活,不但仅是一二线城市的几个人的生活,我希望还能展示三四线城市的生活。当时就定下了逃离北上广这个主题。就有了这个构想之后,一直在沉淀,构架故事。

2015年才开始动笔写《春困》。我去机场接人,回家的路上,突然想到春困这个词。觉得特别贴切。能囊括我想表达的全部内涵。春字是比较积极向上的,有朝气、有活力的一个字眼,这个字眼跟我们当下整个国家的大的趋势和大的氛围是吻合的。我们向上走的时候,并不是一帆风顺的,我们从物资丰富走向精神自由的进程中,有很多困局和困苦。我就把这两个字组到一起,形成了一个书名。《春困》这个书名,和我们生活中理解的身体上的疲倦没多大关系。

《春困》里的男主人公赵腾飞,20来岁来到北京,跟大家一样,很有豪情,很有冲动,很有梦想,希望干成一件事情。后来当他碰到困难的时候,就给自己找了一个台阶,顺着他家里人的要求溜下去了。溜到三线城市,发现那个城市才真正属于它,他在那个城市生活得很舒服。有读者说这个人庸俗了,塌下去了,但是他就是那样的,80后里面,有很多人确实是精神思想不独立的,家里人对他们的生活侵入很多。他们立不起来也很正常。

相反,佟心那个人是立起来了,虽然作为一个女性,她的生活中遭遇到那么多的纠结、困苦和波折,但是这个人终归挣脱出来了,终归是从了自己的内心,找到了自己精神上的追求。

我花了很多笔墨写老年的佟心有多么的美。我是觉得一个女人如果在老年的时候,还能散发出一些美的东西,那么,这个女人的人生一定是成功的,她的人生是能得下来的。

你不跟银行同学要钱不跟房地产朋友要房子为何老让作家送书

中国人开始折腾自己了

《春困》这本书里,我设置了和多人物,都很有代表性。三个男主人公的设置,一个公务员,一个是创业者,一个IT白领。这样的设置,我是觉得比较有代表性。包括那个出国的罗炜,也是考虑她比较有代表性。

中国城镇化的过程就是人们到处折腾的过程。县城去省城,省城去北京,北京的想出国。这类纷纷复杂,人们到处迁移的过程中,都在寻觅一个自己更舒服的生活姿势。在不断折腾中,都希望找到自己的人生价值。

物质发达之后,人们有更多的自由和反省意识去调整生活,农耕时期,人是被锁在土地的,改革开放之前,中国人基本上在一个地方,一个岗位上一干就是一辈子,很难做大的调整和折腾。现在我们大家都取得了前所未有的解放,都可以到处折腾。

但书出来之后有读者说我的人物过于脸谱化。这个问题我是承认的,很多次要人物,包括罗炜,黄小秋,还有秦浩等等,这些人物都代表着当下年轻人的一个群体。做了设计,但没有展开去写。写得不够饱满。

为何没有展开写,可能还是内心的能量不够,写作耐力不够。有一种说法说诗歌最能表现一个作家的才华,小说最能显露一个作家的缺点。确实是这样的。写小说如果没有特别多的素材,对人物没有特别深的理解,很难撑起来。我在写作里很少写女人穿衣服,由于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穿衣服。

我一直都希望自己有能力在1本小说里面做更宏大的构架。《春困》和《公主坟》相比,已往前走了一步,《公主坟》写的是都市生活,而《春困》这本书,主人公的生活空间更大,不只是写了大城市生活,还写了三线城市的生活。为了写三线城市的生活,我在山东的临沂待了三个月。

你不跟银行同学要钱不跟房地产朋友要房子为何老让作家送书

五毛这个名字被互联网污名化了

张五毛这个笔名,比网上的五毛要早很多。我们上中学的时候,同学们常常打牌,下点赌注,他们喜欢玩一块的。我家里比较穷,我喜欢打五毛的赌注。同学就给我起了个绰号叫五毛。久而久之,也习惯了他人这么叫我,也觉得这个名字好记,亲切。但是,后来这个名字被互联网污化了,成了敏感词。

我也想过改个名字,但没想到更好,就暂时先用着。希望自己能够通过几年或者10几年的努力,给这个名字注入新的内涵,让它不那么浮,不那么负面。

我觉得像我这样完全没有背景,一点社会资源都没有的年轻人,还是应当来北京。因为在北京,你还有拣漏成功的可能性,我身边有很多同学,来北京之后,都混得还不错。如果我们这些人在小县城,绝对不可能做到现在,至少从经济上来说不可能有现在这么宽裕。

小地方是熟人社会,资源就那么多,人际关系特别复杂,你没有关系做什么都难。但北京不一样,你没有资源,也可能捡漏,可能一点点积累起资源来。

说年轻人应不应该来北京,来一线城市,我觉得越是没有关系,越是家境比较差的人,越是应当来搏一搏,赌一赌。由于这里输的概率很大,但是在三四线城市赢的概率基本没有。

我在北京的经历比较复杂,混得不好,所以比较复杂。我干了七八份工作。图书编辑、网络编辑、公关行业的客户经理、经纪公司的文案、过公务员、自媒体等等,干得比较杂。

写作最大的优势就是不怕老。张爱玲说出名要趁早,趁不了早,趁晚也可以。现在还有人说,我爱好文学,要不要写作呢?其实我还是挺支持大家写作的,弄文学写作特别好的一点,就是竞争特别的不剧烈。

文学养不活我们,但我为何要坚持呢?由于这是我的梦想,写作的过程我是快乐的。

《白鹿原》的扉页上有一句话: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秘史。那句话对我的鼓励、对我文学观的构成有非常大的意义。为什么我要写当下生活,我希望记录生活,我希望我的书能够留下来,这就是我为之奋斗的价值和意义所在。

有人听说我出书了,就说五毛你送我本书呗。听这话我真的会生气。你有同学在银行上班,你怎么不跟他要钱呢?你同学在房地产公司,你怎样不跟他要房子呢?凭什么我写书我就得送你1本呢?

我自己早晚要离开北京的,需要一个契机,看什么时候离开的问题。事实上我对北京这个城市很有感情。我要离开北京主要是觉得这里的生活我不喜欢,之所以还没走,是由于我还没得到我想要的东西。

21岁男生可以吃伟哥么

印度神油厂家

西地那非粉

枸橼西地那非片是什么

猜你喜欢